你的位置:主页 > 棋牌动态 >

为家人,但更要为自己,找到亲情与爱情之间的平衡点

2017-08-09 16:52 点击:
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女儿错过了一段又一段姻缘,一直未嫁。为了完成绝症父亲的心愿——“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女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她走出紧闭的情感之门,希望赶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找到适合自己的伴侣。
 
虽然余佳瑶的外表比起时下众多的征婚者,算不上是一个绝色女子,但注重内在文化修养,从小优良的家庭教育以及事业的成功,却让她散发着一种难得的女人气质——优雅与内秀。
 
完成父亲的生命心愿,我想找个家
 
女人到31岁时,还没有遇到相依相偎的那一个人,选择婚姻的态度就越来越顺其自然了。我很难考虑个人问题,一方面是这些年忙于事业,另一方面是我的父亲这几年身体一直处于不佳的状况,为了安心照顾他,我曾私下将自己已不可再延的婚期一推再推,打算在父亲安然离世之后再做考虑。在这件事上,我的亲朋们要显得比我着急得多,我也很清楚像我这种大龄未嫁的女人,在许多人眼里是不那么被看好的,有很多子虚乌有的猜测、流言,甚至嘲笑,但这些比起我的家人和事业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很理解旁人的担心。在大学的时候也谈过一场恋爱,那是非常单纯的爱情,最后分手时,我和男友都各自很理智地选择了事业。之后,我再想进入爱情时,却发现身边的朋友,几乎都被情所困,爱情受挫、婚姻不幸……从那时开始,我对婚姻也总保持着那么一点恐慌的距离——很难再谈恋爱。直到伏在父亲的病床前,老人说出了他惟一的生命心愿:“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女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才开始意识到,我真的该嫁了。
 
2002年,我被单位重用,一个人常常担任着几个人的工作,常常加班到深夜才回家,而事业刚刚稳定的我,正准备考虑自己的感情生活时,父亲的身体却每况愈下。5月的一天,父亲突然有一只耳朵失聪了,这让懂医的我十分着急。“我不去医院!我身体好得很。”父亲固执地说。“可是我们担心呀。爸爸,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很听你的话,惟独这件事你得听我的。”初次谈话,父亲并没有明确同意要去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我的几次催促下,倔犟的父亲才同意去一趟医院。路上,他依然强调着:“放心,我真没大毛病,老年人都是这样的。”“我知道,你的身体在当年当兵时练出来了。”我哄着他进了检查室。医生诊断说是中耳炎,没什么大问题。我当时也舒了一口气。回到家,父亲还不忘夸赞自己的身体。2003年底,他突然又无故出现流鼻血、视觉模糊等症状。
 
后来,听母亲说父亲这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父亲一直不准她告诉我们。直到2004年5月,父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流鼻血的频率增高。我毅然决定放下工作再带他去医院做一次全面的体检,说服父亲就成了我最艰难的工作。当听说又要去医院,父亲像临大敌般就是不去。“爸爸,你在那个年代敌人都不怕,咋现在怕起医院来了?”见苦口婆心都说不动父亲,我只好用激将法。“我什么时候怕过啊?”父亲说。“那明天你敢不敢去?”我问。“去。”父亲爽快地答应了。“我的父亲是世界最明智的父亲……”见父亲同意了,我也开心地在他身旁撒起娇来。
 
第二天,与父亲同去医院的路上,我又像哄小孩子一样地劝父亲不要为难医生。繁琐的检查进行了一上午,弄得我和父亲都很疲惫。“我父亲的情况还好吧?”我问医生。“不好,已发展到鼻癌了!”医生很直接地告诉我和父亲。当听到这样的消息,父亲的第一反应是不顾接下来的检查,气愤地冲下楼,直接挡住一辆出租车准备离开。我紧跟其后,赶到父亲面前拉住车门。“爸爸,你和我都相信这不完全是真的,但如果不做完检查我们又怎么确定呢?再说所有的费用我都交了。”我竭力劝住父亲。
 
不久,化验报告的结果出来了,父亲被确诊为了鼻癌,全家陷入了难受之中,但在父亲面前却表现得十分乐观。我开始深深地内疚和自责,如果前一次的检查能够再全面一些,如果不把所有精力整天都放在事业上,对父亲多一些细心,发现疾病更早一些,治疗会更及时一些。
 
父亲开始接受痛苦的化疗,由于我是家中的长女,加上父亲不愿接受护理的照看,于是我主动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责任。每天除了工作,我将所有时间泡在医院里,父亲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化疗对父亲身体的折磨大大超过了我的想象,父亲每次接受治疗后我都心痛不已:他不能马上说话,吃东西只能一点一点地喂。父亲一下子就从65公斤瘦到了51公斤。
 
一天晚上,病重中的父亲着拉着我的手说:“女儿,你可不可以帮父亲完成一个心愿?”“只要爸爸开心,什么心愿我都愿意为您完成。”我知道这很可能是父亲最大也是最后的心愿了。“你该成家了,我希望能看到这一天的到来,你说我会等到这天吗?”一向不过问我个人问题的父亲眼底开始湿润。“爸爸,我……”我扑入父亲的怀中,咬着牙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父亲的身体渐为好转,他感觉很好,不久就出了院。有了上次的粗心,我不敢怠慢,今年我将父亲的细胞切片带到医院再次做检查,结果发现癌症已经到晚期。医生很明白地告诉我,父亲必须通过第二次治疗,但从现今的病情发展来看,既使第二次治疗,也最多保住他几年的生命。
 
父亲又要住院了,想起父亲第一次病重时的话,我决定走出自己早已关闭的情感大门,完成父亲最后的心愿。
 
亲情与爱情抉择,我错过了两个好男人
 
其实,在父亲生病期间长辈曾给我介绍过一个台湾的小伙子名叫张杰安,那时我也下了嫁人的心,但后来由于父亲病重,加上相隔两地,这段感情就无疾而终了。去年初,我们一直通过书信、电话交流。3月份,他从台湾专程飞到成都来看我。我十分满意这个男人的为人处世,他的细腻最终打动了我。
 
到我家那天,正好家中有客人,在和我聊天时,张杰安很照顾旁人的感受,当他聊到民风民情时,他几次侧身向家里的客人介绍有趣的地方,将家庭的气氛一下就搞得热闹起来。第二天,我和张杰安散步到府河边,正好遇到一处施工地段,路变得很窄,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觉得太别扭,他就走到我的前面说:“这里路很不好走,我在前面探路。”张杰安走在前面,他每走两三步,就回头看看我,还不时地提醒我小心脚下,我感觉自己被他宠得像个小孩。
 
 
4月初,张杰安准备回台湾,临走时他对我说:“下次我会带我的父母一起来。”那天,我们逛了许多地方,因为走得太急,我的脚就打起了泡,一路上我都不好意思声张。当走进张杰安暂住的宾馆大厅时,我实在支持不住,要求坐一会儿。他走过来小心地帮我脱下鞋子,当看见我的脚上几处都打起了泡,皱了皱眉头站起来说:“我带有药,上去拿,你等我……”他飞转身朝电梯走去,留我一人在宾馆大厅的沙发上发呆,那一刻,他的细心和执着打动了我。他拿着药来到我的面前,细致地给受伤处涂了药,然后吹了吹说:“好了,上了药一会儿就不痛了。”他接着帮我穿好鞋子。
 
张安杰回去后,每天都会打电话来问候我,当听说我父亲生病后,他立马到韩国买了高丽参寄过来,还四处托人打听偏方,这给我带来很大的精神支持。但不久后,他毅然辞去公务员职务,准备自己闯事业,失业带来的压力让他有时喘不过气来。那时正遇父亲病重,我的重心全放在父亲身上,加上工作才理顺,就忽略了关心他。在后来几次电话交谈中,我们明显感觉彼此生疏了不少。过了一阵,考虑到父亲的病情,我在电话中提出分手。难受肯定是有的,特别是父亲提到我的个人问题时,我的心里就特别矛盾:“爸爸啊,你的这个意愿太难了。找一个适合自己的男人哪有那么容易?随便抓个男人演这场戏,这对别人又不公平。你老人这不是为难女儿吗?”
 
离父亲第二次住院治疗的时间越来越近,我情急之下想起了8年的好友阿文,实在不行找他商量一下。从1996年认识阿文开始,我一直对他的追求拒之千里,这取决于他无法让我找到安全感,在朋友眼里我们应该是最门当户对的一对。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年轻有为。生意上有什么事也总爱先听我的意见。中秋节时,他打来电话问候我父亲的事,我那天心情很不好,也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他挂断电话就跑过来安慰我。我这才知道,他等了我整整8年,至今连女朋友都不愿意交往。想起父亲的心愿,在这件特殊的情况下,我完全可以接受他,但实在觉得对他不公平,我始终都无法启齿。不想委屈自己,又急于达成父亲的心愿,我该怎么办?要找一个伴真的就这么难吗?
 
应征者要事业有成,更要有孝心和善心
 
很小的时候,作为长女的我就跟着父亲单独生活在广安,直到10岁以后,严父慈母的家庭教育模式让我十分自立、自强。记得小时候,一次与小伙伴们一起耍,淘气的我惹了祸被人告到了父亲那里,父亲二话没说,让我自己去拿竹棍子。从那时开始,每次挨打都是我自己去找竹棍子。渐渐地,在找棍子的过程中,我学会自我反思。父亲的教育方式尽管严了些,但这对后来我工作上始终保持严谨的态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记得在报考大学志愿时,父亲不顾家庭其他成员的反对,对我的选择十分支持。后来离开家乡去了重庆读书,那时才发现我对父亲感情十分深厚。毕业后,作为长女身负家族荣誉感的我一直以事业的成功来回报父亲和家人的爱。
 
今年父亲过生日,为了让他老人家感受到大家族的气氛,我决定在家里给他过一个生日。虽然父亲的病情比较稳定,但放化疗让他脸上部分的皮肤开始溃烂、发肿,模样的变形让他人看了会吃一惊,于是,从回家那天起,我和家里人就收起了镜子。这天,很热闹,所有的亲戚好友都到场祝贺,而我最初的工作,就是为每一位到来者开门,并在门口小心嘱咐:“你进去后,一定要夸他看起来比以前好多了。”说实话,那天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笑得这么开心,尽管他只是张着嘴发出“呵呵”声。
 
2005年11月底,我决定将父亲接到成都来做第二次住院治疗,这也可能是我最后陪着他走过的一段日子。这次治疗是在瞒着父亲真实病情的情况下进行的:父亲自从上次住院回家后,一直认为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好,但事实上,从医院最近的诊断来看, 癌症已发展到后期了。到现在,为给父亲医病,我个人已经花了15万元,虽然留给父亲的时间已经不多,但我决不会放过尽孝心的每一个机会。因此,非要我给将来的丈夫划出一个标准的话,我想除了事业有成之外,我更看重他的孝心和善心。
 
婚姻为家人,但更要为自己
 
我本希望见到余佳瑶与父亲相处时的幸福场面,但由于余佳瑶这次将父亲接到成都来治疗,对老人隐瞒了真实病情。如果我们在医院采访,任何细节上的拿捏不妥都有可能影响到老人的治疗和心绪;同样身为女儿的我十分理解她,因此,我尊重了余佳瑶的意见,不到医院进行实地采访。
 
每当有人问,在亲情与爱情之间该怎样选择时,答案总是毫不犹豫地倾向于前者。是的,在感情领域,没有什么可以超过亲情。我在十分敬佩余佳瑶这位孝顺女儿的同时,也不由对她征婚之举感到担忧。父亲的生命心愿固然要竭力达成,但幸福婚姻毕竟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至少它不该与其他目的掺和。而征婚的方式,很可能在婚嫁的速度上十分见效,但在婚姻的基础上就要脆弱许多。余佳瑶有过两段可以选择的感情:第一段因为现实与亲情而错过;第二段因为不愿不公平地对待感情和婚姻,这让她十分痛苦和矛盾。在这次“非常征婚”的过程中,记者建议余佳瑶在选择婚姻的过程中,为家人,但更要为自己,找到亲情与爱情之间的平衡点。最后,记者真心希望余佳瑶能找到一位真正懂得孝与爱的伴侣